xyz

xyz軟體王

會員登錄
最新消息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藍光影片 >> 藍光電影25G >> 商品詳情
您可能感興趣:
盜夢空間/全面啟動台/潛行凶間港/奠基其他 Inception

片 名: Inception
 
中文名: 盜夢空間/全面啟動(台)/潛行凶間(港)/奠基(其他)
 
導演: ( 克里斯托弗·諾蘭Christopher Nolan )
 
主 演:
 
上 映: 2010年
 
地 區: 美國 英國
 
對 白: 英語 日語 法語
 
顏 色: 彩色
 
聲音: 杜比數碼環繞聲(Dolby Digital) 數字化影院系統(DTS) SDDS
 
時 長: 148
 
類 型:
 
分 級:

劇情介紹
多姆·柯布是一名精於潛盜的神偷,專門趁目標人物於睡夢狀態中思維最軟弱的時候潛入他們的意識中盜取機密資料。多姆的天賦技能使他成為商界間諜活動夢寐以求的的合作夥伴,但同時亦令他變成失去所愛的國際逃犯。
此時,柯布接受了一項新任務,這是他一次救贖的機會,但是,他卻要做到潛意識犯罪中最不可能的境界:潛植意念。柯布與他的伙伴並不是如以往般策劃完美的盜竊行動,相反是要潛入目標人物最深層次的潛意識中,植入一項意念。如果他們能夠成功,這將會是一次史無前例的完美犯罪。但是,即使他們如何精心策劃行動的每一步,在這次任務的潛意兇間中,卻有一個神秘敵人如影隨形,彷似能預知他們計劃的每一步……
    
而這個神秘人,則只有柯布能夠感應到其存在……

【相關評論】:

    
一部結構極其複雜,但卻非常引人入勝的科幻夢境之旅。 ——《好萊塢報導》

    
這部影片就像是《黑客帝國》加上《紐約提喻法》,反物理學的探討、精彩的動作場面、具有衝擊力的情感、以及萊昂納多令人吃驚的表演,都讓人沉迷不已,這是諾蘭電影的一個全新領域。 ——《帝國》

    
《奠基》是一部很聰明的電影,豐富的細節、錯綜複雜的敘事,將人帶入一個潛意識的迷宮。 ——《綜藝》

【幕後製作】:
     
    
諾蘭的首部科幻電影  
    
克里斯托弗·諾蘭的《記憶碎片》風靡銀幕已十年之久,這個雙線敘述的故事構造了兩個衝突不斷的時空,盤根錯節的線索吸引了無數人的追捧。憑藉這部大師級別的作品,諾蘭和他的兄弟喬納森贏得了當年奧斯卡最佳電影劇本的提名。 2008年,諾蘭憑藉《黑闇騎士》的成功名利雙收,作為歷史上最成功的超能英雄電影,《黑闇騎士》應該是極少數基本沒有動用電腦技術的影片之一。
    
《奠基》是諾蘭執導的第七部電影,也是他在科幻電影領域的首次試水,這部融合了《記憶碎片》的感官錯亂和《黑闇騎士》的拍攝規模的影片擁有1.6億美元的前期預算,外景地拍攝也先後涉足了摩洛哥、法國、日本等三地。剛剛加盟過《禁閉島》的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擔綱本片男主角,片中他將飾演一位利用高科技手段通過入侵他人心靈和夢境的方法偵破商業罪案的警探。但問題是他自己也因為喪妻之痛長期受到心裡的折磨而不能自拔。 
     
這部電影有望成為好萊塢電影歷史上首部意識結構的動作電影,雖然聽上去並不像這個季節里通常會出現的那種類型片,但華納與傳奇影業已經聯手為該片作保,將本片譽為“黑客帝國”版本的“碟中諜”。在這個兼具弗洛伊德和伊安·弗萊明元素的故事裡,迪卡普里奧力挺導演諾蘭,他說,“對於實現這種無法想像的跨界融合,諾蘭絕對是最棒的導演人選。 
在最近一次的電話採訪中,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說“複雜和模棱兩可可以很準確的形容這個故事”,而最終將故事推至終結更是一項極具挑戰的任務,但這正好是諾蘭最擅長的。 《失眠症》和《記憶碎片》都是多線程多層面的複雜敘事結構完成的故事,在將事實敘述清楚的同時還能讓影片兼具娛樂功能,你不得不承認諾蘭的確就是這方面的專家。

    
真實夢境與半夢半醒狀態的關係
對於諾蘭來說,《奠基》就是一個難以捉摸的夢境。 “我希望能有足夠長的時間來完成這部電影,因為這裡面想要表達的東西都是我從十六歲開始就在反复思索的問題。七八年前我就已經完成了劇本的初稿,但到後來故事的進展比我想像中要遠得多,它觸及到了真實夢境與半夢半醒狀態之間的關係”,去年夏天在拍攝間隙時諾蘭如是說。
諾蘭將他的青年時代分為芝加哥和倫敦兩個階段,但從他一貫不苟言笑的神情來看,泰晤士河對他的滋養應該遠遠強於密歇根湖的力量。在很小的時候諾蘭就發現了自己有很多奇怪的想法,半夜裡他總會自然的醒過來,隨後便會進入淺睡眠狀態,在那個狀態中他經常認定自己是在做夢。之後,更多奇怪的感覺都會隨之而來,夢境裡面的故事他也能憑藉記憶將他們拆分開。
“人的大腦可以容納全部現實場景,在我的研究中還沒有碰到過這種行為的極限。就像你走在一個沙灘上,既可以四周環顧,又可以抓起沙灘上的一把細沙。我試圖通過操縱'神誌清醒的夢'來驗證這個道理,我的劇本就建立在這些有共性且比較簡單的道理之上。至於電影中唯一看起來比較怪異的地方就是科技讓人可以侵入其他人的大腦,並和另外一個人在同一時間分享同一個夢境。
迪卡普里奧的加盟並不僅僅是以一位大電影明星的身份,他還能夠打破科幻電影的鴻溝,讓更多的人走進這個故事。 “里奧的想法總是很多,他會從角色的角度思考問題,同時還能顧及到角色在這個故事中所能發揮的作用和整個故事的發展。和他交談通常是很有意思的,對整個拍攝的發展總會有很大的推進,我覺得這個角色的情感世界對故事的驅動要遠遠大於最初剛剛開始的時候了”諾蘭說。

    
從動作電影到發掘情感內涵
“剛開始的時候我把《奠基》寫成了一個動作片,而動作電影的共性就是有意將情感線處理的比較膚淺。那些段落給人的感覺應該就是點到為止但很迷人,歡愉效果的瞬間爆發一定要十分到位。所以,最開始的時候我想要的就是這樣的一部電影,但到後來反過來再看最初的想法時我發覺極為不靠譜,因為《奠基》是一部非常依賴影片內涵的電影,它要討論的都是夢境與記憶的事情,於是我決定將感情部分的戲碼加重。當初拍攝“蝙蝠俠”電影的時候我們就明白,和觀眾溝通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電影裡講述的感情,而大明星們的作用只不過就是為了將觀眾拉進電影院,無論接下來上演的故事他們有多麼的陌生,他們都會為了那些熟悉的面孔買單的。”

    
回歸老式電影技法
不安定的精神狀態和不可信的邏輯推理一直是諾蘭電影中反復出現的主題:《記憶碎片》裡面是一個失去記憶的受害者,《失眠症》是一個飽受失眠困擾的中年警探,《致命魔術》裡面講的是一個腦海中滿是錯覺的又一例病患,而《蝙蝠俠前傳2:黑闇騎士》的故事中則採取顛覆性的形式,從根本上就不再讓那個隱姓埋名的超能好市民出現了。
在所有的這些故事裡,諾蘭都堅持使用攝影機完成拍攝,電腦在他那里基本可以算是一文不值,這種操作方式在好萊塢簡直就是讓人無法相信的。實現這些都是多虧瓦雷·菲斯特和克里斯·科伯德的幫忙,他們一位是諾蘭的御用攝影師,一位是邦德電影的特效總監,兩個人一起幫助諾蘭實現了老式電影技法的回歸。
在約瑟夫·高登-萊維特拍攝巷戰一場戲時,科伯德的團隊為夢境向真實場景的突變設計了一個大角度旋轉的走廊,在這裡面拍戲,諾蘭說:“這看上去和一個用刑的機器差不多,我們把約瑟夫放在裡面折磨了好幾個星期。但最終當我們看片子的時候,裡面的效果都是我們每個人之前從未見過的。整個情節的推進節奏非常獨特,觀看的時候,哪怕你知道這段是怎麼拍的,還是能把你弄暈,這種拍攝方式真的棒極了,讓不平凡的事情以一種非常簡單的方式發生,這正是我們想要的。”

    
機械感十足的場景設計
在呈現超現實主義效果夢境的時候,《奠基》並沒有走好萊塢的老路,那些雲霧繚繞,液體效果的場景風格全部棄用,取而代之的則是大規模機械感十足的場景設計。在諾蘭的電影中,埃舍爾的“卡里嘉利博士小屋”的風格完全將達利的水滴意向擊敗了。建築學也強烈的影響著這部電影的文化感覺,夢境場景的設計不是虛幻的詩歌,反倒具體得像是一幅建築藍圖。這樣的結果和諾蘭長時期著迷於建築是有一定關係的。在《奠基》中有一個關鍵場景就是在倫敦大學的建築學院拍攝完成的,那曾經是諾蘭取得英語學位和結識現任妻子艾瑪·湯姆森的寶地。
《阿凡達》的大熱掀起了此類型片的熱潮,講述一個生命在兩個空間的故事模型層出不窮(《未來戰警》、《天地逃生》等)。很多人也問過諾蘭他的新片是不是也走得這個套路,面對這個問題,諾蘭只能很無奈的搖搖頭,“我覺得我們的影片可能更偏向於老式的學院派風格,《黑客帝國》多面性的延展和多層面現實概念的試探。阿凡達的整個概念跟我們在做的影片有一定的相似,但我覺得當我開始決定著手製作這部電影的時候,它的源頭更像是《黑客帝國》《第十電影下載台階》這樣的片子,就像《記憶碎片》一樣,他們的基礎都是建立在你對身邊世界真實性的質疑上。” 

    
強大的演員陣容
《奠基》的演員陣容是諾蘭根據個人喜好一手打造的,像是希里安·墨菲,渡邊謙和邁克爾·凱恩,還有經驗老道的湯姆·哈迪。除此以外,還有人氣正旺的約瑟夫·高登-萊維特和艾倫·佩姬,這兩個人飾演了迪卡普里奧捉夢小隊的黃金拍檔。
艾倫在參與《奠基》拍攝的時候對很多場景都感到很震驚,那些都是她從未經歷過的。對於諾蘭電影中獨特的大規模的場面和感官上混亂,佩姬覺得這正是他與眾不同的地方,當暑期檔幾乎所有導演都想做出像電玩一樣輕鬆刺激的電影時,諾蘭卻拿出了這部混雜著文學和建築理念的電影,膽略可見一斑。
“就像是讀村上春樹的小說一樣,電影裡面充滿了幻想。但那個世界感受起來並不是奇怪的超現實世界,而是存在感很強的。電影中充沛的情感段落也是他不可缺的主要內核,故事雖然複雜,但絕不會故意迷惑人。”

【影片花絮】:
·本片的拍攝計劃誕生於《蝙蝠俠前傳2:黑闇騎士》的拍攝期間,克里斯托弗·諾蘭曾經考慮再度和親密無間的搭檔克里斯蒂安·貝爾合作,但克里斯丁·貝爾因為要拍攝《終結者2018》,以及之後克里斯蒂安·貝爾有自己其他的拍攝計劃,所以他建議克里斯托弗·諾蘭尋找其他他中意的演員來擔任男主角。這時候克里斯托弗·諾蘭想起另一位自己很喜歡但一直未曾正式合作的演員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
·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只知道本片是由克里斯托弗·諾蘭寫劇本和導演時,他就確定出演本片,甚至那時候他都不知道本片題材究竟是什麼樣子。
·在早期,詹姆斯·弗蘭科和克里斯托弗·諾蘭會談的時候曾經決定出演本片的角色,但由於檔期衝突,他無法參演本片,最後約瑟夫·高登-萊維特代替出演了原定詹姆斯·弗蘭科接下的角色。
·埃文·蕾切爾·伍德是克里斯托弗·諾蘭在原定計劃裡飾演Ariadne一角的不二人選,但她卻拒絕了導演的邀請。最後這個角色由艾倫·佩姬來出演。但在最終敲定由艾倫·佩姬出演這個角色之前,艾米莉·布朗特、凱拉·奈特莉和艾瑪·羅伯茨都曾經是克里斯托弗·諾蘭考慮的人選。
·在本片早期公佈拍攝計劃時,傳言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的角色名字叫Jacob Hastley,而艾倫·佩姬扮演的角色名為伊莎貝拉,後來正式公佈本片具體細節的時候,兩者都證明只是官方宣傳上的煙霧彈,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的角色叫Cobb,而艾倫·佩姬的角色叫Ariadne。
·本片之前廣泛認為克里斯托弗·諾蘭是藉鑑了日本導演今敏於2006年製作的動畫片《紅辣椒》的創意。但克里斯托弗·諾蘭澄清了這一說法,他反复表示本片是完全原創的全新作品。
·《奠基》是湯姆·哈迪自2001年的《訓練日》以來第一部在美國正式上映的作品。
·本片中用於喚醒“盜夢者”的音樂為來自於Edith Piaf的Non Je Ne Regrette Rien,而本片女主角之一Marion Cotillard正由於扮演Edith Piaf而獲得了2008年奧斯卡最佳女主角。

【背後故事】:
    
演員多為導演粉絲
    
除了拍攝地遍布世界各地以外,《盜夢空間》的演職員團隊也可謂來自五湖四海。包括首次跟諾蘭合作的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約瑟夫·戈登-萊維特,瑪麗昂·歌迪亞,艾倫·佩姬,湯姆·哈迪,湯姆·貝倫格,迪利普·勞等。當然,還有跟諾蘭再度攜手的渡邊謙,希里安·墨菲,邁克爾·凱恩。
    
大家都很期待能跟克里斯托弗·諾蘭一起工作。
艾倫·佩姬強調道:“我是克里斯的大粉絲,所以能加入他的團隊工作令我雀躍無比。而且劇本本身也令我佩服得五體投地,從來沒有過這樣的閱讀體驗。我覺得自己已經完全融入劇本里,完後,一身的汗。故事構思獨闢蹊徑,而且感人至深。故事的情感主線令人覺得跟自己息息相關。能跟這樣一個極具創造才能的導演,在一個假設的世界里工作,看到的一切是你從來沒見過的東西,這是一種至高的享受。”
    
渡邊謙,曾經在《蝙蝠俠:俠影之謎》裡跟諾蘭有過交集,回憶道:“克里斯給我打電話讓我加入他的團隊的時候,我想也沒想就答應了。因為之前我就很喜歡跟他一起工作。尤其當我讀完劇本以後,我更為自己的決定感到高興。於情於理我都百分百願意加入這個電影的拍攝。”
    
“看到劇本我真的很興奮,克里斯還給我介紹了其他參演的演員。我就知道這個電影絕對錯不了,”希里安·墨菲說。他參演了諾蘭的《蝙蝠俠:俠影之謎》和《蝙蝠俠:暗夜騎士》。 “我覺得克里斯的作品一直都很有想法,而且具備很高的觀賞性。這部更是超越了他慣有的風格。”
    
“他的內心是如此的豐富,”瑪麗昂·歌迪亞說道:“這是一個非凡的導演和編劇必要的條件之一。像這麼一部極具想像和創造力的電影,對演員來說,最需要一個可信賴的導演,一個可以拉著你分享他視野的導演。我百分之百地信任他,他會不斷地啟發你,給我所有通向理想之門的鑰匙。”
    
“克里斯是一個聰明絕頂的電影人,”迪卡普里奧補充道:“難以置信,我能有這個機會跟一個才華橫溢的團隊緊密合作。我們曾經就角色進行過漫長的討論,每一個獨立個體的過去和互相之間的關係。克里斯非常鼓勵大家各抒己見,不管角色的大小,戲份多少,他希望每個人都能跟角色融合在一起,給出自己的想法,讓角色和演員真正意義上做到合二為一。”
    
諾蘭說道:“看到演員們能夠按照角色的需求發展成一支符合故事人物關係的團隊,實在是種難以言喻的享受。這種和諧會非常有益於現場的拍攝,會豐富角色的表演。作為編劇,這是你特別希望看到的人物跟人物之間產生的化學反應,不過這種反應不到現場看到,你是感受不到的。當你看見人物在劇情中所體現的自己獨有的氣質,和微妙的人際關係的時候,對於每部電影,這就是靈魂。尤其是對劫匪片來說,至關重要。我覺得我們的演員完全做到了,非常真實。
    
“電影裡的這一組人物是非常具有各自特色的,無一相同。每一個又都身懷絕技,他們被召集到一起去完成一項極為特殊的任務,”諾蘭繼續介紹道:“如果其中任何一個人失手,後果不堪設想。所以不成功則成仁。我們能體驗到他們的感受,因為我們一路與他們同行。”

洛杉磯暴風雨難求,火車開進市中心
    
特效團隊為一場設計在洛杉磯市中心,驚險的車輛追逐戲加上了一場傾盆大雨。為了能把這場大雨淋出應有的效果,團隊在四周的高樓大廈樓頂支起了噴淋頭。 “這場人工雨很配合情景,”科博德說道:“那天劇組所有的工作人員整整一天被澆得個個變成落湯雞,包括導演克里斯,他還是在場地中間堅持工作,為劇組樹立了良好的榜樣。”
    
在洛杉磯萬里無雲的大好晴天裡,拍攝暴風雨會是一個極大的困難,因為天照日光會給拍攝造成麻煩。 “我們最起碼祈禱了好幾個星期,希望上帝賜予我們一個陰天,”菲斯特開玩笑說:“我後來還是放棄了,開始好好設想如何能在陽光下拍攝下雨的場景。我的首席場務瑞·加西亞幫了我很大的忙,他讓工作人員站在屋頂,用車載式吊車支起很多黑色的旗子用以擋住陽光的照射,很像百葉窗的效應來配合我們的拍攝。這辦法好用極了。”
    
不過,大雨還不是在洛杉磯拍攝那天遇到的最大問題。諾蘭和劇組還把一輛飛奔的貨運火車弄進了洛杉磯的市中心街道。諾蘭說道:“火車撞街這場戲對於整部電影來說是個非常重要的環節,由於它本身的非現實性,更需要讓它的出現真實得無可挑剔。所以,所有的問題在於,如何在火車撞街的反常場景和真實的火車撞毀街上汽車等等類似的畫面這兩者間掌握好分寸。這種大場面的效果正是動作片的高潮轉折點,通常觀眾情緒的大起大落也在這個時候發生,所以控制好節奏和畫面會對電影的總體品質起著決定性的作用。不管動作畫面有多大,關鍵在於是否能夠引起觀眾的共鳴和感應。剩下的,無非就是千倍地誇大你要的效應就行了。”諾蘭大笑起來。
    
選擇的拍攝地點離最近的火車軌道有好幾英里,顯然無法用真火車進行拍攝。湯姆·史特萊瑟斯想出在拖拉機的底盤上重新裝置一個火車引擎的辦法。但是,他們能找到的最大輪基距仍然不夠長。車輛調度泰勒·加斯弗說道:“我們把框架和驅動拉伸,而且還加做了一個鋼質甲板,用來防止因為額外的重量導致的不穩,最後裝置的總重量達到了近10噸。”
    
按照真實貨運火車的比例複製的道具火車是這樣誕生的:“道具火車的部分結構是根據真火車的實際結構,用玻璃纖維模具製成的。所以所有的外觀和紋理質地看上去都很逼真,之後再在顏色和設計上做到完全吻合,就差不多了。”戴斯說道。
    
複製火車是一個挑戰,開動火車無疑更難。加斯弗解釋道:“開個60英尺長,10英尺寬,14英尺高的傢伙,再有經驗的司機也無法輕鬆應對。開180度的彎道更是難上加難。而且火車司機的能見度很小,我們建造的其他佈景結構就在火車駕駛室周圍,為了能讓司機看見外面的情況,方便駕駛,只能在火車駕駛室裡放上很多小屏幕,跟我們的攝像機鏡頭連上,那麼司機就可以看見外面的情況。”
    
司機還是吉姆·威爾凱,在《蝙蝠俠:暗夜騎士》中也是他開著卡車完成那組著名的車筋斗鏡頭。 “他是業內最棒的司機,毋庸置疑。”史特萊瑟斯用最簡單的話評價了吉姆的表現。

在真正的暴風雪裡滑雪
    
在堡壘山外景地開始投拍前的好幾個月,劇組就開始多層面結構的基礎搭建,粗看真的頗似一座微風凜凜的堡壘。 “嚴寒的氣候給劇組的工作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用的油漆剛離開漆筒就凍結實了,”戴斯說道:“當時只能想辦法再搭建一個小斜頂屋,這樣蓋著結構的某一部分保暖,油漆的顏色才塗得上去。漆上這一段,接著把小屋挪到下一段,邊上漆邊保暖,一點點完成。”
    
由於受當地氣候條件的限制,無法使用傳統的建築用車輛。沒有重型機械的幫忙,劇組在搭建佈景結構的時候幾乎完全靠雙手完成。基建完成後,堡壘外觀氣勢磅礴,但完全沒有使用混凝土,取而代之的,是未經加工處理的原始赤松,最大程度保護了環境,不會造成任何嚴重的破壞。
    
佈景搭建完畢,只欠東風了。托馬斯跟我們分享道:“在大隊人馬開拔去加拿大拍攝一場漫天大雪的情景戲的前一周,我們一直被告知沒有任何下雪的跡象。為了以防碰不到符合劇情需要的大雪,克里斯必須準備好應急措施。但是無論如何,渾然天成的東西永遠是最好的選擇。上天回應了我們的祈禱,我們抵達加拿大前兩天,終於下雪了。所以我們還是非常幸運的,但是,祈禱太虔誠了也會讓人哭笑不得。因為從那天起,雪就再也沒有停過,一直下著。”
    
除了大雪,大風也多次造訪了拍攝基地,有時候天地一片白茫茫,什麼都沒有,什麼都看不見。儘管如此,劇組因地制宜,積極應對各種突發情況。菲斯特說道:“當出現跟劇情要求相反的天氣條件時,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迎頭趕上,索性把它們全收進我們的攝像機鏡頭里去。”
    
在卡爾加里拍攝的動作情節,幾乎完全都是在滑雪板上完成的。這意味著演員們無論如何都要學會如何應付滑下山坡的動作。湯姆·史特萊瑟斯的特技團隊裡會滑雪的演員個個技藝高超,包括兩名驚險動作滑雪運動員。史特萊瑟斯說道:“有一個叫伊恩·麥金托什,他是職業驚險滑雪動作專家。這傢伙數百次地玩過冰川彈跳,簡直不可思議。”
    
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也說道:“作為演員,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我們有機會去體驗那種自己從未在生活中感受過的東西,跟觀眾的情緒是完全一樣的。我們這個劇組,經歷了一場浩瀚的旅途,一路上不斷的發現驚喜。我想這也是觀看這部電影的時候,觀眾會有的感覺,無限的不可能在你的身邊出現,永遠不知道即將發生什麼。”

伴隨音樂入夢
    
與導演諾蘭第三次合作的作曲家漢斯·季默用他的音樂直搗《盜夢空間》的心臟。季默強調說:“我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故事的情感世界裡,即便所有的一切都已經通過強大的視覺效果表現了出來,但音樂永遠是一把舉世無雙的利器,是任何電影故事都需要的力量源泉。
    
諾蘭說道:“我總是希望電影能激發漢斯的創作靈感,但是我又非常希望了解他在看完劇本所要表達的意境後,他會有怎樣的一番理解和想像。有了這樣的基礎,我們才開始尋找電影和音樂間耐人尋味的共同點。”
    
弦樂中被季默選為主角的是吉他,由傳奇音樂人,英國著名樂隊“史密斯”的靈魂人物強尼·馬爾演奏。季默承認:“在配樂中使用吉他是有些冒險的,因為吉他跟管弦樂確實很難和諧起來。但是,我對強尼·馬爾非常有信心,畢竟,他影響了整整一代吉他樂手。神奇的是,當強尼剛彈奏出一小段樂曲後,我就知道,太合適了,他正是我的不二人選,比我想像的更好。一個偉大的藝術家能讓你領略的,就是這樣的東西。”
     
伊迪絲·琵雅芙是《盜夢空間》裡另一個藝術大師,她的歌聲被稱作是“穿越配樂的精神力量”。季默說道:“我特別欣賞克里斯能把伊迪絲·琵雅芙寫進劇本里,她的聲音有著永恆的浪漫,連時間都無法磨滅的質感。”
    
諾蘭也回憶道:“我在創作初期也曾經為是否應該選用伊迪絲·琵雅芙的歌而猶豫過。出於故事里特有的地點,應該是讓音響部分去處理呢?還是交給漢斯?我最終還是決定交給漢斯,因為歌曲最後要跟配樂融合在一起,這可是漢斯的拿手好戲,他在這方面是個絕對的天才,最擅長的就是把樂器,合成的聲音,自然人聲和各種音效完美地組合在一起。非常非常有意思。”
    
“最要緊的是為電影創造出一個聲色俱全的環境,”季默補充道:“樂器應該融入聲效,而音樂需要涵蓋聲效。”
    
“電影中有一些場景的出現,聲效的設計和配樂難分雌雄,”諾蘭肯定地說:“電影表現的清醒和夢境之間不同層面的真實藉由音樂更好地傳達給了觀眾。”
    
艾瑪·托馬斯的想法是:“拍完這部電影,讓我對夢境的理解有了很不同的想法。原來的'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變成了思考夜有所夢是如何影響我的日有所思的。”她笑道。
    
諾蘭的總結是:“你一旦開始希望了解自己夢境故事的意義,勢必會不斷回憶自己做過的夢並試圖搞清楚發生了什麼。這個時候,你會不知不覺地把對真實世界的理解放進頭腦裡,提出一連串自己可能從來沒有問過自己的有趣問題。”

劇情畫面:

站內搜尋

商品清單